文化生活
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生活 > 陜化文苑
歲月無情,莫負團圓
發布時間:2019-09-20     作者:塑業公司 李亞圓   分享到:

這場綿綿的陰雨一連下了半個月,從艷陽高照到陰天蔽日,眨眼間就完成了從盛夏到涼秋的過渡,而伴隨著這次天氣突轉,家屬區的死亡訃告多了許多,在這個冷秋,多少個家庭因為親屬的離世而哭紅了雙眼,以成年人的姿態堅強的卻別自己的父母,再嘗不到母親親手做的飯菜,再無處釋放自己的脆弱或疲憊,他們都被迫成為了孤兒。歲月啊,真是無情!

中秋時節,我隨母親前往舅舅家拜訪,雖然每年都在重大的節日里團聚,但剛剛退休的舅舅鬢角的白發將我嚇了一跳。飯桌上舅舅與小姨溫了些小酒喝的微醺,他們共同回憶兒時那個我只能靠想象去體味的艱苦歲月,舅舅埋怨大姨媽在上次他拜訪的時候,特地要求做的榆錢飯難吃,完全對不起他坐了幾百里的車的勞累。小姨打趣道:“兒時吃糠咽菜的日子還沒過夠,費這么大勁專門去吃苦!”舅舅嘆了口氣,他的眼神變得有些渾濁,我雖坐的遠,卻也感受到他寂寞的情緒,他灑然一笑,嘆到:“也是!”

微信圖片_20190919172118.jpg

酒足飯畢,我與母親便乘興告辭了,舅舅一手提著保溫杯,一手提著小板凳,身穿一件有些洗的發白的沖鋒衣與我們一同出門,他要去找牌友玩一玩。在他們那個年代,舅舅算是十分出類拔萃的人才了,僅靠一己之力從窮鄉僻壤里硬生生的考上大學,在省城定居,年紀輕輕就是工程師,而且通曉樂器,自學多門外語,他在我這個溫室里長大的 “廢柴”的眼里,形象一直是光輝偉大的。這會吃了飯就去打牌,讓我有些詫異,我詢問道:“舅舅,天天打牌有意思嗎?”

舅舅聳了聳肩,他的眼睛似乎瞥了眼落日的余暉,說道:“不打牌,這天怎么黑呢?”

我的心頓時被他這種落寞的情緒揪住了,這時剛好有輛出租車停靠,我與母親連忙上了車告別。在車上我向母親詢問榆錢飯是什么東西,母親哈哈一笑說到,那是他們小時候鬧饑荒的時候吃的,就是野菜,現在很多年沒有吃過了,在西安也少有見賣的。在他們孩提時代,家庭實在是貧困,紅薯苗,苜蓿等等,也就只能吃這些充饑,個個面黃肌瘦的。我頓時想起飯桌上舅舅那個寂寞孤獨的神情,他奔赴百里,大概是想再嘗嘗兒時外婆的手藝,奈何大姨媽卻不得外婆真傳,沒有讓他滿意。算算外婆已經去世七八年了,臨逢中秋團圓的節日,這個已經年近花甲的頂梁柱,想他的母親了。但可惜,此生,團圓一事已是枉然。

我連忙看了眼坐在出租車后座的母親,這才注意到她的皺紋似乎又比去年多了些許,雖然與別人家的媽媽相比已是十分注意保養,但年近六十,臉上難掩衰老之勢。

結婚生子后,我不自覺的總想吃母親做的飯菜,每逢節假日便拖家帶口,大包小包的奔赴百里回家吃幾天家常飯,味道當然比不上西安鱗次櫛比的飯館的大廚手藝,但吃到肚里,臥在沙發上,卻是意猶未盡,每一個毛孔都犯了懶勁,能躺著絕不坐著,決誓要與沙發融為一體。每到這時,母親總會打趣說起她年輕時的舊事,三十年前,她每次帶著哥哥去外婆家的時候,總是先在炕上賴上一整天,到了飯點,外婆甚至將飯送到炕上,比坐月子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在父母面前,我是沒什么臉皮的,她的打趣向來攻擊不到我一分一毫,但在中秋這個特殊的節日氛圍里,看著纏著母親嬉鬧的兒子,心中有些五味雜陳。在我的那個小家,我是忙忙碌碌的母親與妻子,在工作的單位,我是精力充沛的生力軍,我像個無休止轉動的陀螺一樣,一刻也不得懈怠,因為我的肩上扛著責任,扛著家的希望。只有回到父母的懷抱,我才能卸下在這個社會上拼搏而背負的堅硬的外殼,變回那個無憂無慮的嬌憨的女兒,而我的母親呢?外婆外公去世多年,當她想休息的時候,再無一處可以暫時依靠的臂彎。

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。”在每一個可以團聚的日子里,盡情享受這份最純粹溫情,愿人長久,共聚嬋娟。(塑業公司  李亞圓)

宁夏11选5中奖规则奖金